烟花三月的扬州

【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1998届周永科】
发布日期:2018-04-17   浏览次数:

  

城市一样是有生命,有灵性的。一座城市有一座城市的记忆,一座城市有一座城市的心灵。扬州,记住的是过往的诗画,心底是如烟的情怀。对我而言,这该是一座怎样描述的城市?!每当我走近她,我只觉得如浸入水底的鱼儿,那些思动如水般裹挟全身,没有一丝空隙。扑面而来的,不仅是她精致美丽的风景,积淀沉厚的文化,魅力无穷的故事;还有我青春懵懂的学生时代,模糊不清的校园生活。
  这里,我来过那么多次。三年求学,我往返无数;工作后,开会,聚会,路过,一次次来到这个熟悉的城市----每一次,我似乎都没有静静地,用心地想一想,看一看。来了,走了;走了,来了。没有相约,没有告别。可是在最深处,一定印着她生动如初的模样。那些遥遥的相望,可曾变?那些远远的相牵,可曾在?踏着春的气息,我又一次去往扬州。没有必须做的事,没有需要见的人,就是随意悠闲地看一看。
  这是农历的三月一日,应了“烟花三月下扬州”的说法。是巧合,也许更是不可知的安排。从青涩的学生,到毕业十年的聚会,我都是独来独往;而今携妻带女,乘车前往,真是别样的感受。一路疾行,两侧枝头绿叶初绽,和风轻拂。春日的暖阳透过车窗,柔柔地洒在身上。愈近愈是似有所记的景物,却不愿多想,是“近乡情更怯”吗?不必想,只要顺着这条路,再走一遍就好。这条路上,有农家少年初入校门的憧憬,有挥手作别的伤感,有相依相伴的同行,有相念欲见的焦灼,有在金黄菜花间追赶车辆的奔跑……
  进入扬州城,映入眼帘的是整洁的街道,别致精心的绿化,青砖黛瓦的建筑,透出一份对生活的用心和闲适。从象征着文运昌盛的文昌阁开始,漫步在红花绿树的街边花园,很快就到了号称四大名园之一的个园。一园有四季,院中纳乾坤。那重重叠叠的假山,映衬着亭台楼阁,修竹竿竿,青翠欲滴,奇花异草,游鱼流水。孩子调皮地在假山上爬上爬下,享受的不是这园林的韵致,是一份童年的趣味。她攀的一块石,扶的一株树,也许就是我十多年前初见。是否无形中的传留,把一份岁月的隔离照进彼此的视线?离开个园,从花局里街区穿过,在古色古香的老字号门店中穿行,恍是到了繁华的往昔,依然是盐商云集的所在。有晚清第一园之称的何园就在不远,亦不负寄啸山庄的蕴涵。回环折连的长廊,水波铺底的砖石,花窗雕栏的繁复,联句字画的古朴,绵长狭窄的巷道,无一不在诉说着高宅深院的幽静。更有连片的牡丹,展露着娇嫩的枝叶,含苞的花蕾,把一腔的春事藏在心中。出何园,从摊贩林立的小街中步行走来,在黄昏中来到古运河边。夕阳的余晖洒在或粉或红或紫的桃花上,有一种不真实的神秘。水波作响,拍岸不停,柳丝如美女的长发,轻柔的在空中摇来摇去,好像要和鱼儿轻轻言语。我们在草地里,花树下,看暮色渐浓,灯光渐明。耳边是女儿不知倦地诵读着万条垂下绿丝绦的句子,我却在这晚风里迷离着甜甜幻幻的错感。
  第二天早上,九时多,朝阳高照,醒来直奔盛名久负的富春茶社。从摩肩的人流中挤进一条窄窄的巷子,一品扬州早点的滋味。在嘈杂拥堵的人群中,想要感受一下闲舒的美味,怕是没有一点淡然超脱的心境是不行的。这一片都是古老的店铺,回身就到了教场-秦淮坊的所在。留心或者不经意,都或许会发现脚下的路石上,还刻印着以前的城廓图迹。斯地尚在,斯时斯人何往?“秦时明月汉时关”,这还是那一方土,可两千五百年来更迭了多少世事。历史的长河波澜壮阔,我们只是浪花的飞溅一滴,飞溅的却是自我人生的珠玉。我曾在这里度过了人生中难忘的三年。就是在这里,我成长成熟,我相遇相识,我感知感怀,我沉醉沉迷-----沿着鲜花盛放的街道,一路徐行。那是叫卖不断的世俗小巷,那是车流穿行的街道,那是拱桥曲流的小秦淮河,那是古木高耸的护城河----这些都是我走过的街街巷巷,看过的树树木木,老根旧枝未曾改,雕梁画栋应如昔,那浅绿的叶片,近水的花朵,却是今朝的相识。河边的小路上或许还有曾经的足迹,不息的流水早已把前尘洗尽。
  在扬州这样一个精美的小城,不用坐车,徒步是最好的选择。步步皆是景,转角都是画。在花径林荫下,阳光透过参天的枝桠,洒下碎碎的剪影,还有鹅黄的嫩叶的气息。高墙院落里,勃发的植株,演绎着五颜六色的春色,是关不住的心跳,还是羞羞的一瞥?吸引的是路人的目光,还是渐行渐远的背影?顺着涌动的人流,不必担心你会迷路,只需把脚步走得快一些,再快一些,好把瘦瘦的西湖早一些迎来。而撒娇的孩子,早已趴在我的背上,只想用她童年的双眸看着无边的美景,慵懒的小脚就交给大脚去了。老树如有知,见我应含笑,年少路此时,未许今日景。可是这样的脚步,更有一份踏实和温暖。
  步上高高的拱桥,顺水而望,画舫伴湖色,杨柳含春烟。已到了,到了瘦西湖,到了这三月里的瘦西湖。入门去,一路长堤柳丝垂,桃红斜映碧水流。是多么好的暖阳,是多么好的春风,吹拂着如织的游人,催放着一园的灿烂。在这里,我走过多少次,看过多少回?熟悉的景致,像一颗小小的石子,在心底荡出连绵的波纹。还记得雨丝飘落的日子,相行在岸边桥上、亭中檐下,迷蒙的水雾轻轻遮掩着花草树木,眼角心底都是欲语还休,默然欢喜。而今,牵着小手,踏着阳光铺满的小径,在游乐场留一串笑声;在如茵的草地上,躺下呼吸着青草的芳香,看孩子或爬或滚,赤脚追逐,嬉闹不断----过白塔,登五亭桥,桥下船儿划出道道清波,远方是浓浓的柳色。转至右岸,起伏的岸边,植被密布,楼阁次第,叠石成山,水泻若瀑。丛生的翠竹,连片的郁金香,金黄的迎春,在潺潺的曲水间调制出春的色彩。最迷人的,总是湖边,碧桃、樱花、海棠、梨花,交错在绿柳之中,粉的娇嫩,红的艳丽,白的纯净,有怒放的恣肆,有含苞的优雅,有初绽的好奇。还有那高大的玉兰,树树都是大朵的美丽,白花红花外,竟有淡淡的绿,像一句幽幽的私语,像一弯浅浅的微笑。这才是云蒸霞蔚的花事,这才是“一树一树的花开”。和着风中飞舞、水中漂流的花瓣,谁人心思不含情,谁人心底不波澜?!
  在廿四桥上,数一数洁白的栏杆,光滑的台阶,原来恰恰是二十四个。是这里吗?玉人吹箫处,月下歌徘徊。那可是二分独照的清辉,那可是歌吹扬州的曲调?倒是《烟花三月》那婉转的音乐,这几日来处处得闻,唱尽了留恋和不舍,期待和回望。在园里行行停停,好景如美酒,久饮似微醺。待到脚步渐生倦意,夕阳已经慢慢西下。从北门出,在门口花丛前留一张温馨的合影,留一份暖人的记忆。
  大明寺和平山堂就在眼前,却不必一进,心中若有禅,处处可得悟。沿着笔直的水杉前行,寻访青山绿水间的温泉。过掬花楼,就看见了天沐温泉的标志。从明亮宽阔的大堂入内,换上服装,到了绿树婆娑的室外,有微微的冷意。可是一池一池暖暖的泉水,早已吸引了向往的心。从傍晚,我们流连在一个一个池子间,眼前是袅袅升腾的水汽,耳侧是哗哗流淌的泉水,身边是细语欢笑,四周是花开树绿,仰面是天空的流云,阵阵晚风吹过,不再觉得冷,只是舒爽和惬意,只是愿时间走得慢一些,迟一些。天色愈来愈暗,灯火渐明,眼前喷泉涌起,夜色里星光点点,泡在温暖的泉水里,空气里淡淡的花香混合着草木的清香,在水面上升腾环绕。好多的池水,有中药的疗养,有美酒的芬芳,有精油的滋润,有玫瑰的浪漫,有熏衣草的梦幻----其实都是心底的放松,涤荡的不只是疲惫烦躁,在这暖暖的水流中,忘却了生活的无奈,简单到什么都不想,就这样静静地享受着泉的包围,夜的笼罩。在这无边的光景里,感受这一时的悠然乐然。
  晚上八时多,依依不舍地离开美丽的温泉。回到热闹的市中心,在街角的餐厅,坐在明净的窗户边,来一顿美味的晚餐,还可以看到川行的车流,三三两两的路人。一夜沉睡,不知梦里有何忆,恍若他乡是故乡。晨起,在街边不紧不慢的走着,好像刚来一般,其实两天已经悄悄地过去了。没有多远,就到了扬州的书店,在这书的海洋里,带着孩子看了一上午,是另一番享受,也是在这琳琅的书架浓郁的书香里,把阅读的种子种下,在扬州的春天里萌芽萌发。在这里,一起买了几本书。午餐后即乘车返回。
  途中思绪不止,是否还有心尚有情,留在身后的扬州城?我在车上随手翻起刚买的书,才知道多年前在西湖畔看到的一个美丽的剪影,原来是林徽因的纪念碑,只是当时没有挤入拥挤的人群仔细一看。那上面还镂空地雕着她自己的文字:“---在光影恰恰可人中,和谐的轮廓,披着风露所赐予的层层生动的色彩---”有无限的韵味,在她的身影和文字里。湖光山色中,如此雅致无二的美景,就这样错过。这正是纳兰的词句:当时只道是寻常。多少难忘的事,美丽的景,都是在蓦然回首时才知道,才记起。一如我多少次来到这流淌着古韵旧思的扬州城,只有这一次才用心的去品读去领悟。
  记得一部电影中有这样的片段:一对恋人来到曾经相约相伴的湖边,阳光从密密的枝叶落在粼粼的波光上,他深情地问着她,“你看,你仔细地看,这里是这么美,在这么美的风景下,你看到了什么?”回望过往的那些美好,还有前路的期许,把这一问深深地记住,把这一切深深地留住。


  (作者周永科系我校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1998届校友)

   
[打印本页]      [离开本页]
上一篇:赴约有感
下一篇:透红亭边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