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友风采 > 校友文苑

校友文苑

扬师纪事之一——大学报到
发布日期:2019-08-31浏览次数:
 

 应该是公元1980年9月13日,因为是周六,连着周日两天报到,周一正巧开学军训,比较符合常理。是日,天还没亮,母亲就早早起床,烧的是米饭,后来我每次到扬州上学和去工作(在江苏水专工作五年),早晨母亲总是烧米饭的,说是路上候车没时间吃饭,叫我多吃点米饭,耐饿。那时大哥已是一家大型乡镇企业的供销科长,也算是村上见过世面的人。我个小人矮,父亲当然是不会同意我拎个大箱子单独去扬州上学的。所以说,从心理学而言,家中长者,做领导的概率会高一点。父亲从十六岁学徒开始就做木匠,在后塍一条街上小有名气,街上的茶馆店,父亲是常客,一来是揽生意,二来可以吹吹牛。父亲吃百家饭,村上没有人能说得过他,是村上的“老娘舅”,生产队长也要让他三分。后来老的大队书记,把他的内侄女介绍给了我大哥。父亲本来想为我做一个木箱装衣服的,但那时我好像考取了大学,有点理直气壮,不知什么时候说话也开始硬气起来。我说姐姐到常州上财经学校也买了皮箱,我肯定也要买皮箱。父亲拗不过我,想到我也是为家庭增了光,只得同意,母亲也是同意的。毕竟儿子要出远门,上大学也是一件开心的事。当时一个皮箱15元左右,按照国家工人每月45元的工资,也是三分之一了。那时十一届三中全会刚开过两年,家里条件也慢慢开始好起来了。那时考取大学是件了不得的事情,全大队(大村)都传遍了,都来恭喜父母,有点象“范进中举”。邻居们送了不少日常生活用品,高中同学送了笔记本。那时皮鞋买不起,父亲给我买了一双黄色的球鞋,比解放鞋稍好看的那种。后来第一学期大致国庆前后,二哥到扬州出差(二哥是大队厂的供销员),把他脚上的皮鞋送给了我,大了一点,赶紧配了一双鞋垫,在瘦西湖钓鱼台前留个影,这是平生第一次穿皮鞋。据说现在有个别高中,在教室前两侧,各放了一双皮鞋和草鞋,这样激励学生读书,未免太过了吧。现在孩子上大学,一套电子设备要好几万,家长也是咬咬牙齿买下来。如果生了个儿子,将来还要买房买车又要二、三百万,中国父母不好当。中国人历来爱面子,上世纪七十年代,上海人到乡下来,老是搔头摸耳,我们乡下人不懂什么原因,原来是要露出手表。

于是父亲命大哥送我到扬师院。大哥领着我,开始扬州之行,从后塍(那里属沙洲县)乘汽车到常州,换乘火车到镇江,大学生凭《录取通知书》火车票半价,七毛钱。到镇江已晚上六点,华灯初上了,已无汽渡(用渡船把汽车送过江那种),只得乘轮渡,终于见到正式的长江了(其实老家离长江也不远,那时的交通工具连个自行车也很少见,从来没到江边去过。那时上一趟街镇,一年也只有几次。好多老人一辈子都没出过街镇)。见到“天际流”的大江,不免大呼小叫,感慨一番,那时已读了点李白、杜甫的诗了。夕阳还有点余晖,一位姑娘伫立船头,作电影泰坦尼克女主角状,一个很美的剪影:白衫,长发飘飘。凝视她一会,她不知什么时候也回过头来,莞尔一笑。后来才知道,原来也是去扬师报到的。在扬师四年中也能在去食堂吃饭的“大军”中看到她,高跟鞋,很自信的步伐。会面时也会彼此点个头。后来快大四时,有邗江县政府中的朋友,要我翻译一本计算器的外文说明书,说是本来托了一位外语系的女同学,但女同学说数学方面的专业词汇不太熟悉。后来才知道这位女同学,正是在长江中作“罗丝”展翅飞燕状的同年级老乡。可惜我小于根号三的身材,没交集,那是肯定的。

到扬州汽车站已近晚上九点,师院的新生接待车已返校了。大哥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马上找公用电话(那时根本没手机),按照录取通知书上的电话打过去,说有二、三十个大学新生在扬州南门汽车站(其实二十人不到)。过了一会儿,车子终于来了,是一辆装有长条板凳的卡车,把我们接到了师地,一路上大家互相说笑,都是问,哪里的?什么系?

到宿舍已是晚上十点。晚上黑乎乎的,看不清神圣的大学长什么样,只看到几个不亮的路灯,孤独地站在法国梧桐树旁,射着无力的光。盥洗室和宿舍走廊上的灯亮着,父母给我买的几个苹果我带着,我在洗,放上盥洗室的水槽上,大哥说那上面脏。我宿舍在盥洗室对面,其实就是厕所对面。晚上和大哥颠倒挤在一米宽的床上,看到一位同学,借着宿舍微弱的光,在上铺写着什么,大哥说人家在写家信,后来我知道这是同室吴姓同学,四年一直是我们班上的团支部书记,现在我们居然在一个城市工作,不过他在城里。其实后塍到扬州的直线距离不会超过两百公里,那时走了足足一天。现在自驾最多二个半小时(未完待续)。

(作者陈兴龙系我校数学专业1984届校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微信公众号

联系我们

电话:0514-87979272  地址:扬州市大学南路88号  邮编:225009

Copyright © 2019 扬州大学校友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