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友风采 > 校友文苑

校友文苑

记得老扬师
发布日期:2019-11-08浏览次数:
 

昨晚10时余,再读《扬州鉴藏》发表的一篇追忆老扬州师院中文系上百学人的傲人成就的文章《老扬师的辉煌与薪火传承》亲切有加,兴奋不能自已。撰稿者吴周文教授,是老扬师中文系现代文学及写作课老师。吴老师在散文艺术及中国现代文学理论研究方面成果卓著。吴老师在文中追忆了老扬师中文系几十年中取得傲人成就的老师林林总总上百人,许多在全国甚至世界各自的学科领域内独树一帜,有些可以永远的写进历史。这其中就有许多是直接为我授过课的恩师。

我于1979至1983在扬州师院中文系就读,有幸聆听过吴老师及文中提及的数十名恩师的亲切教诲,每忆起便如坐春风。给我任课一年以上的先后就有如美学家谭佛雏先生、语言学家李人鉴先生、古代文学学者黄进德先生,语文教育家顾黄初先生、扬州文化学者李廷先先生、现代文学史家曾华鹏先生等等。国学大师任中敏先生以耄耋之年为我们开过两节讲座,因为激动新奇,听课时我用眼察人多,用耳听课少,具体内容难以记起。所以,我从没有底气妄称是大师的学生,就像华东师大不久前去逝的徐中玉教授也给我们作过讲座。不过,无论如何,我经常见到过吴老师真人,听到过吴老师的声音,虽然,因为我的太过普通,吴老师不认识我。我在教学苏教版高中语文必修二《荷塘月色》课后“活动体验”题中吴周文老师《谈〈荷塘月色〉》的一节评论文字时,油然而生亲切自豪感,总是有底气地对我的学生们鼓吹一番,享受一种师尊弟子荣的快乐。不管怎么说,作为八十年代老扬师中文系学生,我为能忝列门墙成为恩师们众多学生中的一员而深感荣幸。

吴师文章中还列举一批同样才华横溢,如今成果斐然的老扬师人。他们或为我短暂授过课,或有后来的工作交往,或是我同窗校友。四十年来虽鲜有联系却一直在我的记忆中萦迥,常有他们学术成果的信息。他们在古典文化,文艺美学,现代文学,小说散文创作,史学研究等领域也早己成为专家学者作家,享誉全国了。他们是我熟悉的师长,学长,同窗,朋友。吴师文中列举的就有李坦、佴荣本、张宏梁、姚文放、田汉云、黄强、李昌集、祁智、邓杰,还有张王飞、徐德明、周新国等等,这些当年的青年才俊于昨晚在吴师文章中集中会晤了我,格外亲切!弹指40年,白驹过隙。今年5月,中文79入学40年师生聚会,我竭力寻觅老同学们当年豆蔻年华的英姿,百度搜索老师们远去的潇洒。然而满眼星星,满目皱纹,满耳问候,满堂笑语让我无法心静。

岁月悠悠,记忆幽幽。当年的恩师大都进入耄耋之年,白云悠悠,却依然容光焕发,步履坚实,我方心有所安。谭佛雏、李廷先、曾华鹏老师都已经先后作古,我的内心忽然一阵发揪。佛雏老师讲授王国维的《人间词话》课,我听得真的入神,尽管有点朦胧。老先生常常带着一个小小的玻璃杯上课堂,杯里只有很少的水,老先生讲一阵,轻轻地呡上一口。我想,能解渴吗!一次课间休息,我悄悄地端起水杯闻闻,一股白酒的曲香扑鼻而来。谭老师笑着摆摆手,示意我保密,我这才知道老先生是以酒当茶啊!难怪听他的课有点痴醉感。从此,谭老师就认识我了。有回课间休息,谭老师出人意料地坐到我的旁边,十分随和地与我拉起了家常,全无学者的严肃。看我桌子上有本丹纳著的《艺术哲学》,老先生翻了起来,问我看的懂不懂。下课了,谭老师问我可否借给他翻几天,当其时我受宠若惊得居然没能立即答应!唉,音容犹在,斯人去矣!我的毕业实习是在扬州市第五中学,办公室安排在一所旧庙里,据说吴敬梓在此住过。我们实习小组五个人,指导老师竟然是顾黄初先生。顾老师对我编写教案、讲课环节反复指导,不厌其烦,其谆谆教诲,如在昨日矣!难以忘怀,曾华鹏老师讲析鲁迅先生的《孔乙己》中的人物形象,独特的审美视角,精彩无限!厚厚的一叠课堂笔记,前年搬家时不慎遗失,至今还懊恼不已。唉唉唉!岁月啊,如今,弟子我也过了花甲,成了退休队伍中的白发一员。

老扬师的老师中,我和何琼崖老师联系较多,前后有十来年。何老师教另一小班写作,得知他是老作家,就去找他,请他指导我的小说创作。何老师态度极和蔼,指导极细心。我在扬师读书的三四年级中,数次到何老师甘泉路的家里接受教诲。毕业前夕,我能在《金沙江文艺》上发表短篇小说处女作《连心锁》,得益于何老师的悉心指导。何老师的形象思维丰富,文字干净,下笔千言,文不加点。后来,何老师调进盐城广播电视大学工作,邀请我去做校学报编辑,因我工作的县中不予放行作罢。

30年聚会时,有幸看到了教元曲的车锡伦老师,满头银发,曲背。我情不自禁地上前敬老先生酒。老先生虽说疾病缠身,仍孜孜不倦研究学问,其《中国宝卷研究》还被评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一等奖!听说我在民族宗教部门工作,车老师告我说他还在潜心研究宗教会道门。我听来惭愧之感顿生。什么叫做老当益壮啊!眼前又浮现出车老师用浓重的山东口音高声背诵《高祖还乡》的情景:社长排门告示,但有的差事无推故……车老师当年穿灰色或蓝色中山装上课,背倚黑板,领口一直敞开,有点皱巴巴的,很大的眼镜。他把鉴赏的话写在黑板上,写完后老师那壮实的后背把板书遮得严严实实。移步离开时,板书的粉笔字大都又印到了其后背之上。

时光荏苒,恩师们多已作古,徒存音容,偶有健在的师长亦垂垂老矣。我熟悉的学长、同窗校友也已退休或近花甲!老扬州师院中文系老先生风范,山高水长,其人其德其业,有案可稽。门生笔拙,虽高山仰止却不敢道其万一。诸师的亲切教诲正在沉淀成一个个有趣的师说新语,窖藏于胸!

谢谢周文老师,祝您健康!

2019.11.6晨

(作者三月羊,系我校中文系79级校友尤敬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微信公众号

联系我们

电话:0514-87979272  地址:扬州市大学南路88号  邮编:225009

Copyright © 2019 扬州大学校友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