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友风采 > 校友文苑

校友文苑

被窝
发布日期:2019-01-09浏览次数:
 

窗外,北风呼啸着。单听那嗖嗖的风声,便能感受到一阵阵凛冽的寒意,不顾一切地裹挟而来。在冬天的早晨里,一个人埋在暖暖的被窝里,当然是一种绝妙的享受。此刻,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你会很虔诚地感激它——被窝。

被窝,承载了年少时许多美好的回忆,至今留香心田,萦回不绝。

小时候,总觉得冬天特别的冷。进入数九天,当刺骨的北风刮过,小河里便会结起厚厚的一层冰,可以在上面走人的。这个时候的夜晚,小小的村庄早就灯光暗淡,人影几无,仿佛跟着蛙呀、虫呀的,一道儿也进入了冬眠。母亲早早地坐进被窝里,在如豆的煤油灯光下做针线活,为孩子们准备新年的布鞋了。边做针线活,还边讲着稀奇古怪的故事。那些故事,不知重复了多少遍。我在暖暖的被窝里渐渐入睡,笑着入梦,迷迷糊糊间小手小脚会不自觉地伸出被窝外。这样的睡梦中,偶尔会被母亲为我掖被角的动作惊醒,但又瞬间睡着了。

十一岁那年,我去城里读初中,开始一个人的寄宿生活。我们住的宿舍,是一间很破旧的青砖瓦房,窗户上的玻璃少了一块,用塑料纸挡着。白天,一缕缕阳光可以透过屋顶的罅隙钻进来。若是星星多的夜晚,躺在上铺的孩子,偶尔能看到一两颗星星。室内的墙壁斑驳零落,又因是空心的墙体,有些砖块已经没了踪影,留下一两个空洞。有顽劣的孩子怕屋外太冷,会图方便,干脆对着墙洞解手。在寒风肆虐的冬夜,我躲在被窝里,四角裹得紧紧的,像个筒一般,这样似乎增强了抵御严寒的能力。

半夜里,迷迷糊糊地下起了小雨,偶尔有一两滴落在脸上。突然间惊醒,竟发现雨滴是上铺滴落下来的——原来是上铺的同学尿床了!这下,宿舍里热闹起来了,聒噪声不绝。上铺的兄弟害羞地说,我梦见你在校园里追我玩,我拼命地跑,跑累了,就在开满花儿的路边撒尿了。听完后,大家哈哈大笑,坐在被窝里笑得前俯后仰。

高考录取了,远离家门去另外一个城市求学,是父亲送我的。半夜里,我第一次踏上这个陌生城市的土地,父亲和我在就近的一家小旅馆住下。房间里,住着七、八个人,呼噜声、嚼齿声此起彼伏。长长的通铺,像北方的炕,落着灰尘,被子也脏兮兮的。因为旅途劳累,也顾不了什么,我便和衣钻进被窝,沉沉睡去。父亲坐在被窝里,抱着黑色的包,打着盹,照看着我,也照看着包。因为那包里,放着高考录取通知书,放着儿子的前途和未来。

翌日清晨,我们便匆匆赶往学校。在学长们的热心帮助下,父亲给我报了名,安顿好宿舍。父亲为我铺好新席子、新枕头、新被子,为我备好一切生活用品,千叮咛、万嘱咐,才不舍地离去。这一夜,我钻进软软的新被窝里,睡得很香。如水的月光透过窗户,斜斜地轻洒下来。洁白的被头,散放着清清的芬芳。

被窝,寒夜里的温暖之地,它让爱和幸福伴随着我,随梦入夜,并沉淀在流年的记忆里……

(作者系原江苏商业专科学校财会系会计专业1992届校友徐飞)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微信公众号

联系我们

电话:0514-87979272  地址:扬州市大学南路88号  邮编:225009

Copyright © 2019 扬州大学校友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