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友风采 > 校友文苑

校友文苑

睡在上铺的兄弟
发布日期:2018-12-25浏览次数:
 

那年秋天,我们意气风发从各地汇聚扬州,成为“千军万马”中跨过独木桥的那一支,进入高校继续学习。当我怯怯地推开宿舍门,甩下一大堆行李,立马有几个脑袋从蚊帐里钻了出来,随即又缩了回去,只有上床跳下一个人来,操浓重的北方口音说声“我姓王”,便一声不响地帮我整理行李、铺好床褥、撑完蚊帐,当时我真的很是感激他。时间长了,我们才晓得他年龄在寝室里最长,大家善意调侃冠以“老”字,似乎隐约显得深沉,于是他便成了“老王”。

后来我们知道老王家境贫寒,母子相依为命艰难度日。有时即便是“AA制”聚餐也不让他出份子,但他很执拗从不少掏“股份”,课余还搞了两个家教,勤工俭学以维持生计。记得那时每天早晨,他总是提六只热水瓶,“噌噌噌”上八层楼似乎也不大费劲,偶尔还写点文字,抒发对世事人情的咏叹、岁月蹉跎的情怀。大一结束时,他不出意外地荣获奖学金,宿舍里全体成员为他祝贺,打开喷着芳香泡沫的“瘦西湖”啤酒,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饮至酣处,他平静地说了一段往事:“去年夏天,拿到梦寐以求的录取通知单,我却忐忑不安地把它攥在手心,我回去怎么向母亲启口呢?我上高中及复习班已压得母亲快要垮了,大学入学费用哪去解决?我违心地告诉她我没考取,母亲听了以后一声不吭地走开了,其实她的心肯定碎了……你们无法体味我和我母亲是如何熬过那个不眠之夜的。第二天一大早,几个同学来我家串门,老远便嚷着我录取的佳音。母亲极为意外,当她粗糙的手颤抖地抚平皱巴巴的通知单时,忽然喊着已故的父亲的名字嚎啕大哭……”老王的话未曾说完,宿舍里铮铮汉子们一起流下了泪水。

在活跃欢快的氛围中,老王也渐渐变得开朗了许多,到大三时我们发现他总是沉浸在他的“创作”之中,还不时遮遮掩掩的。经我们强烈要求,他才公开了心中的小秘密,原来他偷偷注视的倩影是邻班的小梅姑娘。不经人注意的小梅确有深度,虽不美若惊鸿,但清秀可人、颇具妩媚,“回头率”很高,却又有别于校园里那些“半月谈”、“每周一‘哥’”之类,小梅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成了老王的牵挂,有好为人师者力劝老王要排山倒海一泻千里猛攻不停,抑或以马拉松式的谄媚乱其心志。然而老王却很古典和挚爱,纯情满怀且羞涩有余,仅仅把她当作卧床的“谈资”,始终没有向她表达爱慕之情。一日晚餐过后,我们恰好见小梅独自一人吃完后走出了餐厅,便竭力怂恿老王趁此良机前去“相会”,经过大量细致的“思想工作”,老王才鼓起足够的勇气,疑疑惑惑尾随其后,头也不抬径自跟踪着,我们几个人暗暗着急。就在男女生宿舍分道拐弯处,小梅突然回过头来,大大方方地问老王是姓什名谁、有什么事,老王早已惊魂不定,结结巴巴地说:“我想不起来我叫什么名字了……”其实那时他的内心却澎湃如海!

时光飞逝不觉毕业在即,老王因品学兼优被推荐到省级机关工作,上班后将老母亲也接至省城。当然,他与小梅姑娘只能是“孔雀东南飞”。偶尔眼前还浮现他从上床跳下来帮我铺好被褥的一幕。

衷心遥祝他过得比我好!

(作者系原江苏商业专科学校财会系会计专业1992届校友徐飞)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微信公众号

联系我们

电话:0514-87979272  地址:扬州市大学南路88号  邮编:225009

Copyright © 2019 扬州大学校友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