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扬大

当前位置:首页 > 今日扬大 > 师德风范

师德风范

温情管理 教书育人——访文学院王澄霞老师
发布日期:2016-03-22浏览次数:
 

  

1995年,当26岁的王澄霞第一次以教师的身份走上大学讲台时,她就在心中默默对自己说,这项事业值得我付出毕生的激情与心血!到而今,20年的青春年华流水般逝走,这份用激情点燃的事业也不负韶光,开出了一朵又一朵美丽的鲜花。

王老师在一个暖阳和煦的冬日上午接受了学生记者的采访。采访地点选在底蕴深厚、历史悠久的文学院办公楼现当代文学教研室。几株冬日植物的掩映下,疏朗光影的摇晃中,王老师娓娓道出自己20年的教海生涯。物换星移,白云苍狗,即使在沧海横流之中,也总有一枚又一枚遗珠被岁月轻轻拂去尘埃,闪耀光芒。

当记者问及与学生相处的故事,王老师微笑着说:“没有那么多动魄惊心,我们之间都是平凡温情的小事,要知道深刻总孕育在平凡之中。”

“慢一拍”老师,拒绝“信息绑架”

“慢一拍”老师,是王老师的学生对她的昵称。事实上,她说话语速快、行事效率高,这个乍一看颇“名不符实”的称呼究竟从何而来呢?原来,这个“慢”字特指她“赶潮流”慢。在智能手机频频更新换代的今天,她使用的依旧是多年前的旧款按键式手机。“我的手机性能很好,用到今天也很习惯。对于市场上那种触屏智能式的,我没有需求。”她向记者展示了自己的手机,外形低调朴素,已经陪伴她多年。王老师乐于接受新兴事物,也十分关注当下动态,微信、QQ等社交软件也会使用,但里面许多无价值的信息会打乱时间表,所以她并不热衷。与时俱进并非被时代的潮流冲刷到迷失自我,以至丧失规避垃圾信息的能力,她始终坚持这一点。

针对大学生中的“低头族”现象,王老师有着自己的看法。她认为,智能手机的迅猛发展代表着科技的进步,同时也极大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科技本身无错,关键还是看我们正确使用它还是成为它的奴隶。许多学生不知不觉被纷繁杂乱的信息“绑架”,总是一哄而上看某部当红的电视剧、看某条热炒的新闻,“快餐式”浏览后,留下空洞的“好看”或“难过”这类评语。“针对某个事件,他们的评论往往局限于一星半点感性的认知上,这不是一名大学生该具备的水准。究其原因,庞大的信息量使得学生尚未完成对一件事情的深入思考,便被另一件事情吸引走。”王老师说,“所以我最起码能以身作则,告诉学生们,保持定力,正确地运用科技而非被它牵着鼻子走。”

“近距离”教育,班级管理不再“板起面孔”

执掌教鞭的第一年,26岁的王澄霞就担任了96届研究生班的班主任。当时年纪尚轻的王澄霞与她的学生仅仅相差一两岁,相仿的年龄使得她更能准确地把握住学生的心理特点。“从一开始,我就认识到不能拿管理中学生的方法去管理研究生。”研究生已接受过高等教育,自律性高,自尊心强。作为一名老师,她既不能放手不管,又不宜管得太紧,“度”的把握十分关键。班级事务诸如卫生值日、团日活动、奖学金评比、班干选举等,她都是与学生商量着办,在充分民主的基础上给予指导性的意见,突破了“老师命令——学生执行”的管理模式。很快,学生对她的称呼也由“老师”变为“学姐”。这个亲呢的称呼一直延续,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又变成了文学院学生口耳相传的“霞姐”。

“霞姐私家菜”也是学生们津津乐道的一个热词。“我那时刚工作,住在学校分配的宿舍里做饭也比较方便,就常常请学生来吃。”王澄霞1993年考取扬州大学的研究生,有过考研的经历,她深刻体会到学生考研的不易。“每年‘考研季’到来时,我总是回想起自己当年考研的情景:大寒的冬天,一个人背井离乡,顶着北风,走进考场。”这段关于考研的经历深深植根在她的记忆中,因此轮到她的学生奔赴考研战场时,她主动地为他们创造温暖的回忆。“考研那几天,我除了不断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与鼓励外,还做上一桌菜邀大家一起吃。”王老师动情地说,“师生团团坐成一桌,其乐融融吃着家常菜,聊着家常话的场景是值得用一生去铭记的。”

因为“霞姐”爽利的个性,时常有学生请她作讲座、担任比赛评委。曾经邀请“霞姐”开女性主义讲座的文学院彩虹社社长王佳惠说:“霞姐很有激情,善于批判,同学们的反响非常好。”王老师认为,师生关系是双向互动的,单向的选择无法成就和谐的师生关系,与同学互相学习的过程就是教学相长的过程,而理想的师生关系需要双方用一片真心去交换。

以人为本,大学教育之道

王老师以人为本的教育观体现在方方面面,课堂教育就是一个重要环节。她同时担任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教学工作,一些限选课往往都是座无虚席。要做到这一点,除了要强化自身的修养,关注学科发展的前沿外,她有自己的妙招,那就是关注学生的知识点、兴趣点、心理特点,改进调整教学方法。王老师说:“大学教育要发掘学生的兴趣与热情,同时也要帮助学生了解自己的个性,包括长板和短板,要激发他们发掘潜能、发展技能。”

王老师的学生张开对记者说:“霞姐教育我们要理性思考不盲目崇拜,她对我们的教导就是以发展人性和健康道德为目的,这让我受益终身。”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为了让文学与生活打通,她在课程实践中带着学生一次又一次“游学”。她讲授“现当代文学”课程时,带学生去汪曾祺的故乡高邮采风。高邮人文景观众多,她如数家珍:“那里是汪曾祺的故乡,秦少游读书的地方。我特别热爱那里,带着学生去过四五次,并且推荐同事也去过好几次。”她和学生们一起发现汪曾祺小说《异秉》笔下王二的孙辈传人,并在正宗的蒲包肉铺一起合影留念。“那个孙辈传人还拿着报纸对我们说,这是我家爹爹和汪曾祺的合影。” 她回忆道,“那绝对是印象深刻啊!”在她看来,让文学与生活打通,通过探访挖掘其人文底蕴,也是极有意义的。

除此之外,她的学生和她一起走出校园,去听扬州评话,去富春喝下午茶,重访近现代人文景观,这些俨然已经成为她进行“人文教育”的重要途径之一。“教材不再是语文学习的唯一依托,课堂不再是语文学习的唯一场所,文学的外延就是生活的外延。”王老师说,“扬州有着丰厚的文化底蕴,这对于我们文学院而言是得天独厚的。”

(学生记者 吴春雨 花盛凤)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微信公众号

联系我们

电话:0514-87979272  地址:扬州市大学南路88号  邮编:225009

Copyright © 2019 扬州大学校友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