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扬大

当前位置:首页 > 今日扬大 > 师德风范

师德风范

站在服务“三农”的前沿——记江苏省中青年首席科学家张洪程教授
发布日期:2009-04-19浏览次数:
 

黄昏时分,夕阳的余辉给黄土高原镀上了一层夺目的金色,远远地,一位老农牵着一头老黄牛,走在这静谧的暮色中。“太美了”,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专家赞叹道,“在中国,我又看到了一种原始美。”      

20多年前外国专家的这句赞美词,博士生导师张洪程教授今天回想起来,依然感到羞愧,他作为当时的陪同外国专家考察组的成员之一,那刺心的痛使他常常陷入不堪的回忆。老牛、铁犁,中国农业就是这样静静地、一成不变地耕耘了几千年,面朝黄土背朝天,一颗汗珠摔八瓣,农民就是这样苦苦地支撑着中国经济的命脉。这里蕴藏着千年的渴盼,这里包含着千年变革的理想,这里涌动着澎湃不息,催人前行的动力。张洪程就是从这里开始了他非凡的人生之路。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30多年来,他始终秉承着这样的信念:心系农业、情牵农村、服务农民。                      

让农民的腰板直起来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江苏大地上,分布在大江南北的22个县市几乎同时展示了一幅美丽的田间天女散花图:这里的农民沿袭了千百年的弯腰插秧劳作被一项新型抛秧技术所替代。过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如今可以潇洒地站立在田埂上抛洒秧苗,不仅省时省力,而且成活快,产量高。这一技术的集大成者就是张洪程。     

让中国农民直起腰板,从繁重的劳动中解脱出来,这是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我国农业亟待解决的重大课题。1986年,张洪程牵头建立《新型耕作栽培技术的研究与应用》课题组,他与课题组的成员大胆地提出以少、免耕为基础的一整套新型栽培技术代替传统的精耕细作,以实现农业的持续发展。     

无数双惊叹和怀疑的眼光投向了这位当年35岁的他。因为从上个世纪40年代美国人Fanlkner提出了少免耕这一现代农业的全新观点以来,一直未能在我国普遍推广的原因在于:少免耕在一些地区造成地力损耗、草害猖獗、作物产量不高不稳,这像三道难以逾越的鸿沟横在了人们的面前。然而前人的失败不会阻碍勇敢的后来者坚定的步伐。      

这一课题研究是建国以来江苏省组织的规模最大的一次农业科研大会战,省科委组织了全省22个科研单位、500多名技术人员组成了多层次协作攻关队伍,把项目科学地分解为两大课题与几个子课题,著名农学家凌启鸿教授担任技术顾问,农学院的院领导担任了行政和管理工作。作为江苏省“七五”攻关课题最年轻的主持人,张洪程倍感责任和压力。他带领课题组成员在全省各个农区做了大量的试验,测定的数据资料放满了20多箱,分类装订成55卷。多年的开拓、多年的耕耘、多年的苦战,换来了一系列重大突破。在攻关过程中,张洪程他们发表论文58篇,出版专著3150余万字。至课题结题时,该成果已在苏、皖、沪、鄂、赣、鲁等地累计推广9524万亩,增产粮食46.2亿公斤,增加经济效益47.3亿元,成果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让农民的腰包鼓起来

一提起张洪程,响水县的农民就会动情地说:“我们一辈子也忘不了张县长(1991—1993年省委派任科技副县长),他带来了稻麦双套技术,让我们第一次吃上了香喷喷的大米饭,大米比小米贵,也使我们增加了收入。”原来,响水县地处纬度低,日照少,农民世世代代只能种籼稻,吃小米。     

江苏大多地区秋季多阴雨,存在小麦烂根烂种与晚播等问题,影响稻麦生产及其产量。农民生产实际中急需解决的问题,就是张洪程要悉心攻关的课题。自80年代初期,张洪程就开始自筹经费,致力于“稻麦双套三高一轻种植制度及配套技术研究”。张洪程凭着一股顽强的意志和执着的精神,先后选择苏南、苏中、苏北等不同区域,历经10余年的反复试验、示范,终于创造了稻田套播小麦单产600公斤的高产记录,成为江苏省2000年前粮食产量增一成的关键技术之一。      

粮农是“三农”问题的重点。如何实现粮食无公害优质化生产,从而提升消费者的生活质量和农民的增产增收,国家将其列为“十五”重大攻关项目之一。全国有17家主要农业科技单位参与竞标,张洪程的水稻无公害优质生产及其产业化研究项目一举夺标。经过3年的艰苦努力,他带领课题组成员在实践中探索了粮食作物+经济作物、粮食+蔬菜+特种水产等多种复合经营模式,获得了一系列技术的重大突破,为解决农民增收困难,调整农村产业结构,探索了一条有效的途径。其中稻渔(蟹)共作技术居国内领先水平,每亩增收近600元。至2003年这一技术体系已经在兴化、盐城、宿迁等地推广104万亩,为农民增收6亿多元。     

秸秆还田技术是国家重大攻关项目的另一重要课题,稻麦()两熟制无公害优质水稻生产体系的构建的重要成果,不仅彻底解决了刀耕火种,秸秆焚烧落后生产方式及其环境严重污染的问题,而且优化了土壤结构。同时还摸索出了我国无公害优质水稻生产的调控规律,通过精确施肥,高效应用肥药,实现减肥降污。                         

让农民舒心地笑起来

199851,张洪程作为全国教育系统劳模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天安门举行的观礼活动,但是这一天,他和研究生们却泡在了麦田里。他说,“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农民种田很辛苦,在麦子生长的关键期,我是不能离开的。”

张洪程常说:“我是农民的儿子,靠父母田间辛勤的劳作我才完成了学业,今天我从事的又是农业科学研究,我对农民、农业、农村有着与生俱来的深厚情感。”让中国农民富裕起来、让笑容舒展在他们脸上成了他勤勉工作的原动力。

田庄,扬州东郊湾头乡的一个村,人们亲切地称他为“我们的泥腿子教授”。自上世纪70年代后期始,他在这里度过了10个春秋。清晨,当人们还在酣睡时,张洪程已骑着自行车赶往离学校10多里的田庄,在试验田里一呆就是一天。有段时间,繁重的工作压得他面黄肌瘦,身体虚弱,身上会一阵阵地出冷汗,领导和同事强令他去医院检查,病历上写着:劳累过度,注意休养。可他把病假条往口袋里一揣,又踏上了去田庄的路途。是啊!他怎能躺得住?80年代的田庄村是与华西村齐名的省先进村,他心里记挂着他负责试验示范的百亩丰产方啊!     

 “再苦再累,中国农民总是那么坦然平静地面对生活,唯有经历大灾大病时,看着自己的心血和家产瞬间被吞噬,他们捶胸顿足,以泪洗面,作为农业科技工作者,此时最能感受到肩上的责任。”这是张洪程最深的感触。      

1991年,长江中下游地区经历了一场百年未遇的严重洪涝灾害,很多地区一片汪洋,农业生产遭受毁灭性的灾难。受省有关部门的指派,张洪程连夜赶赴受灾最严重的兴化、宝应等地救灾,刚一下车,来自四乡八邻的乡亲们便围住了他,急切地来讨个“说法”。张洪程经过分析,认为根据气温光照条件,重新耕种已经赶不上季节,不会有收成,他果断地提出,加强肥水管理等一系列补救措施,将灾害降低到最小的程度。这种决断是需要胆识的,这种胆识来自一名科技工作者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胆识还来自以往作过的实验室研究实践和经验的积累与自信。      

多年来,张洪程先后主持承担国家攻关、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以及省部级重点课题20余项,先后获国家科技进步二、三等奖各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共8项。他先后被授予“江苏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全国模范教师”等荣誉称号。19982003年入选江苏省第一期、第二期“333人才工程”第一层次培养对象,2007年入选首批中青年首席科学家。    

大地为证,民心是碑。张洪程说,我们有“炎黄肇始,后稷教稼,农业遂昌,而汉唐鼎盛”的辉煌农业史,今天,依靠农业科技工作者的智慧和奉献,我们更有信心和责任续写现代农业辉煌的新篇章。然而要实现这个理想,意味着什么?那就是执着的追求和奉献。     

 生永明      志华)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微信公众号

联系我们

电话:0514-87979272  地址:扬州市大学南路88号  邮编:225009

Copyright © 2019 扬州大学校友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